永远只有悲剧

以前有过一个自己挺喜欢的画风,后来被别人说着丑就舍弃了。

特别讨厌随大流孤立别人的人,上了初中后因怕被别人孤立,而同别人一起孤立一位自己觉得没他们说的那么坏的人。

想大半夜到街头涂鸦,被警察发现了就进局子喝茶,反正有未成年人保护法也没什么可怕的。因为被说大半夜出去太危险了而从未尝试。

想成为偶像和魔法师,每次说出来就一顿嗤笑,后来别人再问我的梦想,我会说,
“我想当个科学家。为世界做贡献。”

我真的很讨厌梅花,该死的装作冰清玉洁的花,明明是初春开却硬生生说什么傲雪凌霜。它使我失去了两个挚友,让我度过被泪水和死去念头浸泡的好几个月,也让我不再相信约定。
但是大家都说它好,于是我也说它好,傲雪凌霜,别具风骨。
“你很懂得欣赏呢。”他们这么夸奖我。

我觉得这个世界有些地方真的有问题,比如
“少数服从多数。”
但是
“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。”
多数人选的不过是符合自身利益的做法。
但我从来没在现实中进行过抗争。

我喜欢钱,但当我走到讲台上和大家讲起我喜欢什么时,我只会说
“我喜欢看书。”
我读书还不是为了赚钱,冠冕堂皇的词语让我有点恶心。

家长们口口声声说要关心孩子爱护孩子,同孩子一起成长,然后在微信上看了篇营销号文章讲孩子玩手机的坏处,当即收走手机,然后继续美滋滋地刷着朋友圈。
呕。
但当他们问我,
“嗯,孩子玩手机是不好,对眼睛伤害很大。”

我将来也会和所有人一样,踏上所有人都走过的,即将走的路。

我被称作古怪,可我不觉得自己有多古怪。我还不是个见风使舵的人吗。我还不是成为了某些人期待的样子,
而不是自己喜欢的样子。

中国人是真的很喜欢熊猫
特别是喜欢斗图的人,相册里基本上都是熊猫头